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每晚臨睡前思緒一不小心觸碰到房事,那晚肯定無法好好入眠,並非新買的老房有什麼大問題,但不自覺就會為還未發現的問題而擔心,名副其實自尋煩惱,難不成我主婦演得太認真,開始入戲了?

   我們買房的決定其實很倉促,一開始老爺還不太贊成呢,擔心被房貸約束,約莫半年來經我斷斷續續提起租房對我們的幣多於利,他終於也認真考慮。打鐵當然要趁熱,這下我趕快把所蒐集的資料給他看,其中包括申請政府 social house的程序還有一些貸款相關資料等等。基本上我們的家庭收入狀況符合申請資格,沒想到一問之下才發現以我們的狀況而言,竟要面臨大約十年才能在排名上衝到前面獲得一房!聽說魯汶在這方面向來競爭較大申請者也很多,加上我們家庭人口非常簡單,任何有一個或以上小孩的家庭和其他可能收入更低申請者都會在排名發落名單上領先於我們,想當然耳,作罷!轉戰於在仲介的網頁上無色目標,一周內大約看了六、七間房子,選擇價位低的老房自然得面對許多修繕大小問題,從翻新屋頂、安裝雙層玻璃與暖氣、維修衛浴設備和廚房,到最令人討厭的房子受潮,彷彿只能在一堆爛橙裡挑一個不算太壞的,心裡確實感到有些氣餒。最後看上一間在河畔旁的老房,沒有現代暖氣設備和雙層玻璃,但地點環境優美舒適,偏偏屋主不願降價,我們也很理性掉頭就走。

   於是我們便往價位稍高看,找到一間老房,一般該有的大問題都沒有,照片上看來廚房衛浴雙層玻璃暖氣屋頂狀況良好,我們直接繞過仲介到人家門前逛,主人把我們請進屋子來,才發現照片果然只呈現美好的一面,房子的樓梯很老舊,斑斑駁駁連扶手也沒有,閣樓兩面牆各有到裂痕,男主人顯然很努力要把房子弄好但細看之下...... 當然,好處是在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內,而且馬上可以入住,不需要再花大筆錢讓老房恢復日常運作,就是它了!從開始無色到最終決定前後還不到一個月!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王偉忠


陶子重義氣,她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她要我談一談婚

姻 感情,就談吧!反正我也到了開口說話會帶點道理,但年輕人聽 不進去的年齡。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王偉忠


陶子重義氣,她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她要我談一談婚

姻 感情,就談吧!反正我也到了開口說話會帶點道理,但年輕人聽 不進去的年齡。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