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王子路上沒有王子,但有一棟房子,漂亮的房子。庭院內有座小型泳池,池邊一張木製長椅,有陽光的日子在這兒躺下去正好可以和太陽相視,不過現在可是冬天,混濁水面上結了層冰,連下水用的扶梯把手上也薄薄地圍上霜。一進門玄關處左邊有張掛大衣的櫃子,客廳和廚房還有一間辦公室裡設備應全;二樓有三臥二衛還有一間運動室;三樓為寬敞的閣樓,一半的空間用來堆放舊物件,另一半給主人家的女兒練舞用。平常只有主人獨自住在這,偶爾他女兒和女友會來短住幾天,絕大部分時間,房子是安靜的。

   二樓樓梯口的牆面上掛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圍繞在父親的電腦桌邊的照片,年代有點久遠了,照片中的男主人還是個年輕的爸爸,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髮際線隱約倒退的中年男子,他說:房子很大,所以不需要每次全部都打掃。

   那是我們唯一見面的一次,平常工作的時候房子是沒人的,當二樓那間有著桃紅色與黑色牆面的臥室裡出現一些如高跟鞋、絲襪、髮圈和定型噴霧器等物品,我就知道上周這家女兒回來過了。昨天,我在房裡的沙發旁角落裡找到一瓶打開未喝完的香檳;小小佈告板上用圓釘子固定著兩張著名電視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入場門票,票價38.5歐;另外還有一疊舞蹈學院報名相關等資料。未來的舞蹈家床底下總是掉了很多髮圈和髮夾,聖誕年假前化學和法文的測驗成績平平,穿7號鞋且喜歡貼假睫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子路上沒有王子,但有一棟房子,漂亮的房子。庭院內有座小型泳池,池邊一張木製長椅,有陽光的日子在這兒躺下去正好可以和太陽相視,不過現在可是冬天,混濁水面上結了層冰,連下水用的扶梯把手上也薄薄地圍上霜。一進門玄關處左邊有張掛大衣的櫃子,客廳和廚房還有一間辦公室裡設備應全;二樓有三臥二衛還有一間運動室;三樓為寬敞的閣樓,一半的空間用來堆放舊物件,另一半給主人家的女兒練舞用。平常只有主人獨自住在這,偶爾他女兒和女友會來短住幾天,絕大部分時間,房子是安靜的。

   二樓樓梯口的牆面上掛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圍繞在父親的電腦桌邊的照片,年代有點久遠了,照片中的男主人還是個年輕的爸爸,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髮際線隱約倒退的中年男子,他說:房子很大,所以不需要每次全部都打掃。

   那是我們唯一見面的一次,平常工作的時候房子是沒人的,當二樓那間有著桃紅色與黑色牆面的臥室裡出現一些如高跟鞋、絲襪、髮圈和定型噴霧器等物品,我就知道上周這家女兒回來過了。昨天,我在房裡的沙發旁角落裡找到一瓶打開未喝完的香檳;小小佈告板上用圓釘子固定著兩張著名電視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入場門票,票價38.5歐;另外還有一疊舞蹈學院報名相關等資料。未來的舞蹈家床底下總是掉了很多髮圈和髮夾,聖誕年假前化學和法文的測驗成績平平,穿7號鞋且喜歡貼假睫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子路上沒有王子,但有一棟房子,漂亮的房子。庭院內有座小型泳池,池邊一張木製長椅,有陽光的日子在這兒躺下去正好可以和太陽相視,不過現在可是冬天,混濁水面上結了層冰,連下水用的扶梯把手上也薄薄地圍上霜。一進門玄關處左邊有張掛大衣的櫃子,客廳和廚房還有一間辦公室裡設備應全;二樓有三臥二衛還有一間運動室;三樓為寬敞的閣樓,一半的空間用來堆放舊物件,另一半給主人家的女兒練舞用。平常只有主人獨自住在這,偶爾他女兒和女友會來短住幾天,絕大部分時間,房子是安靜的。

   二樓樓梯口的牆面上掛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圍繞在父親的電腦桌邊的照片,年代有點久遠了,照片中的男主人還是個年輕的爸爸,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髮際線隱約倒退的中年男子,他說:房子很大,所以不需要每次全部都打掃。

   那是我們唯一見面的一次,平常工作的時候房子是沒人的,當二樓那間有著桃紅色與黑色牆面的臥室裡出現一些如高跟鞋、絲襪、髮圈和定型噴霧器等物品,我就知道上周這家女兒回來過了。昨天,我在房裡的沙發旁角落裡找到一瓶打開未喝完的香檳;小小佈告板上用圓釘子固定著兩張著名電視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入場門票,票價38.5歐;另外還有一疊舞蹈學院報名相關等資料。未來的舞蹈家床底下總是掉了很多髮圈和髮夾,聖誕年假前化學和法文的測驗成績平平,穿7號鞋且喜歡貼假睫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我把自己裹在厚重的外套裡,套上毛帽、手套圍上圍巾,拿著地圖去搭公車,車離站沒多久,左拐右拐一下進入了寧靜的住宅區,街道上所有房子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家家戶戶窗簾還未拉下,白煙裊裊從煙囪升起,雪夾著冰稀稀疏疏地飄落。車上人數寥寥無幾,車窗白濛濛一片連外頭世界也看不見,在快昏睡下去那刻突然看見司機大叔向我揮手示意到站了,我連忙站起來準備下車,門一打開寒氣撲面而來,轉身道謝拉緊外套迅速下車,還好今天碰上了耐心的公車司幾,否則第一次跟雇主見面肯定因迷路而出師未捷身先死。

  打開地圖按照路牌指示,走了十五分鐘才抵達蘋果路路口,天氣冷得我腦筋都轉動不了,恨不得把脖子以上全縮進外套裡,好不容易終於找到80號,我只想趕快按門鈴好進屋裡暖和暖和凍僵的身子。這時來應門的是位年輕女人,身旁站著一位七、八歲小女孩,頭髮全蓬起來還有枕頭的睡痕,往內一看桌上攤放著果醬、刀子、餐盤等,我的腦袋終於因強烈的不自在感而清醒過來,這房子不大但家具乃至任何角落皆流露出新簇簇的模樣,設計頗為簡單俐落,毫無多餘的擺設品。

  女主人笑得彎彎的眼角掩飾不了倦容,昨夜沒睡好吧?她熱情地拿出各式不同的茶包讓我挑選,然後再帶我到處看看。廳內一大片落地門窗往外延伸的視野,讓我這少見多怪的鄉巴佬差點掉了下巴,院子不但佔地很大,花草種植和燈飾明顯精心設計過,碎石鋪的小路加上一張豪氣的十人大方桌(桌椅放在室外任風雪摧殘不是豪氣是什麼),院子盡頭有道小木門通往小型養馬場,一駒淺褐色身影在馬廄內正搖晃著尾巴呢,真慶幸我的工作範外只限室內啊。二樓有三間睡房和浴室,各為主人房、兒童房和一間遊戲室,這遊戲室又再次讓我大開眼界,單單地板上就放滿了十幾副模型遊戲,櫃子和箱子裡就不用多說了,後來我們回到樓下,女孩已吃過早餐在電視前揮打著電動遊戲棒打網球。忘了說,馬兒是她的,好孩子興趣真廣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那天我把自己裹在厚重的外套裡,套上毛帽、手套圍上圍巾,拿著地圖去搭公車,車離站沒多久,左拐右拐一下進入了寧靜的住宅區,街道上所有房子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家家戶戶窗簾還未拉下,白煙裊裊從煙囪升起,雪夾著冰稀稀疏疏地飄落。車上人數寥寥無幾,車窗白濛濛一片連外頭世界也看不見,在快昏睡下去那刻突然看見司機大叔向我揮手示意到站了,我連忙站起來準備下車,門一打開寒氣撲面而來,轉身道謝拉緊外套迅速下車,還好今天碰上了耐心的公車司幾,否則第一次跟雇主見面肯定因迷路而出師未捷身先死。

  打開地圖按照路牌指示,走了十五分鐘才抵達蘋果路路口,天氣冷得我腦筋都轉動不了,恨不得把脖子以上全縮進外套裡,好不容易終於找到80號,我只想趕快按門鈴好進屋裡暖和暖和凍僵的身子。這時來應門的是位年輕女人,身旁站著一位七、八歲小女孩,頭髮全蓬起來還有枕頭的睡痕,往內一看桌上攤放著果醬、刀子、餐盤等,我的腦袋終於因強烈的不自在感而清醒過來,這房子不大但家具乃至任何角落皆流露出新簇簇的模樣,設計頗為簡單俐落,毫無多餘的擺設品。

  女主人笑得彎彎的眼角掩飾不了倦容,昨夜沒睡好吧?她熱情地拿出各式不同的茶包讓我挑選,然後再帶我到處看看。廳內一大片落地門窗往外延伸的視野,讓我這少見多怪的鄉巴佬差點掉了下巴,院子不但佔地很大,花草種植和燈飾明顯精心設計過,碎石鋪的小路加上一張豪氣的十人大方桌(桌椅放在室外任風雪摧殘不是豪氣是什麼),院子盡頭有道小木門通往小型養馬場,一駒淺褐色身影在馬廄內正搖晃著尾巴呢,真慶幸我的工作範外只限室內啊。二樓有三間睡房和浴室,各為主人房、兒童房和一間遊戲室,這遊戲室又再次讓我大開眼界,單單地板上就放滿了十幾副模型遊戲,櫃子和箱子裡就不用多說了,後來我們回到樓下,女孩已吃過早餐在電視前揮打著電動遊戲棒打網球。忘了說,馬兒是她的,好孩子興趣真廣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那天我把自己裹在厚重的外套裡,套上毛帽、手套圍上圍巾,拿著地圖去搭公車,車離站沒多久,左拐右拐一下進入了寧靜的住宅區,街道上所有房子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家家戶戶窗簾還未拉下,白煙裊裊從煙囪升起,雪夾著冰稀稀疏疏地飄落。車上人數寥寥無幾,車窗白濛濛一片連外頭世界也看不見,在快昏睡下去那刻突然看見司機大叔向我揮手示意到站了,我連忙站起來準備下車,門一打開寒氣撲面而來,轉身道謝拉緊外套迅速下車,還好今天碰上了耐心的公車司幾,否則第一次跟雇主見面肯定因迷路而出師未捷身先死。

  打開地圖按照路牌指示,走了十五分鐘才抵達蘋果路路口,天氣冷得我腦筋都轉動不了,恨不得把脖子以上全縮進外套裡,好不容易終於找到80號,我只想趕快按門鈴好進屋裡暖和暖和凍僵的身子。這時來應門的是位年輕女人,身旁站著一位七、八歲小女孩,頭髮全蓬起來還有枕頭的睡痕,往內一看桌上攤放著果醬、刀子、餐盤等,我的腦袋終於因強烈的不自在感而清醒過來,這房子不大但家具乃至任何角落皆流露出新簇簇的模樣,設計頗為簡單俐落,毫無多餘的擺設品。

  女主人笑得彎彎的眼角掩飾不了倦容,昨夜沒睡好吧?她熱情地拿出各式不同的茶包讓我挑選,然後再帶我到處看看。廳內一大片落地門窗往外延伸的視野,讓我這少見多怪的鄉巴佬差點掉了下巴,院子不但佔地很大,花草種植和燈飾明顯精心設計過,碎石鋪的小路加上一張豪氣的十人大方桌(桌椅放在室外任風雪摧殘不是豪氣是什麼),院子盡頭有道小木門通往小型養馬場,一駒淺褐色身影在馬廄內正搖晃著尾巴呢,真慶幸我的工作範外只限室內啊。二樓有三間睡房和浴室,各為主人房、兒童房和一間遊戲室,這遊戲室又再次讓我大開眼界,單單地板上就放滿了十幾副模型遊戲,櫃子和箱子裡就不用多說了,後來我們回到樓下,女孩已吃過早餐在電視前揮打著電動遊戲棒打網球。忘了說,馬兒是她的,好孩子興趣真廣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