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日天氣:又要穿大衣了,啊不是說春天了咩?

   來了比利時後對於自己未來該走的路,至今始終無法整理出明確的方向,原因當然有許多,其中語言能力是最大障礙,所造成的困擾從小至看書讀報社交(哎其實小比也沒人有興趣和外國人社什麼交),大至夢想幻滅,都有。這些日子以來心中有很多想法一直不斷在變動,好像都想好了,下一秒又產生質疑,還沒找到機會對象傾訴和剖析,大腦就已自動搜尋出一合理解釋,得以得過且過一番,問題上疊疑惑,疑惑上再疊假象,假象上又再疊質疑...啊,醉了!沒錯,一片混亂正是此刻我大腦的狀態,寫到這兒我一定要說一句,還看得下去,你/妳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是不是學好荷語就能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呢?好像是,呃,又好像不是(就說了我很混亂)。為什麼來了一年半我的荷語能力並沒有想像中進步得快?一來學語言本來就是急不來的,二來我實在討厭荷蘭語,三來不知怎得每次都遇到菜鳥老師,最後就是平常練習少...說穿了以上全是藉口,真正原因是我非常不喜歡這語言,這才是真正強大的對手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日天氣:又要穿大衣了,啊不是說春天了咩?

   來了比利時後對於自己未來該走的路,至今始終無法整理出明確的方向,原因當然有許多,其中語言能力是最大障礙,所造成的困擾從小至看書讀報社交(哎其實小比也沒人有興趣和外國人社什麼交),大至夢想幻滅,都有。這些日子以來心中有很多想法一直不斷在變動,好像都想好了,下一秒又產生質疑,還沒找到機會對象傾訴和剖析,大腦就已自動搜尋出一合理解釋,得以得過且過一番,問題上疊疑惑,疑惑上再疊假象,假象上又再疊質疑...啊,醉了!沒錯,一片混亂正是此刻我大腦的狀態,寫到這兒我一定要說一句,還看得下去,你/妳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是不是學好荷語就能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呢?好像是,呃,又好像不是(就說了我很混亂)。為什麼來了一年半我的荷語能力並沒有想像中進步得快?一來學語言本來就是急不來的,二來我實在討厭荷蘭語,三來不知怎得每次都遇到菜鳥老師,最後就是平常練習少...說穿了以上全是藉口,真正原因是我非常不喜歡這語言,這才是真正強大的對手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知不覺和老爺結婚一年半了,其實還不很習慣互稱對方為夫妻,那天我們在市中心一家咖啡吧曬著冬日暖暖陽光時,店裡來了兩位東方臉孔客人,小小的空間裡視線對上了難免要聊起來,向對方介紹我們家老爺時,那句「我老公」硬生生吞回去,改成了較正式的「這是我先生」,說得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偶爾走在路上碰見老爺認識的人,他那句「我老婆」也說得扭扭捏捏,經這麼一介紹,我這位太太的表情也彆彆扭扭,想來實在好笑。

並非我們覺得結婚很丟臉或給被人介紹伴侶給自己帶來困擾,更不是感情不和,最大可能應是單純地還未完全適應夫妻稱謂吧。加上我和老爺的生活方式「深居簡出」,很少出門從事一般人熱衷的社交活動,對於「正常標準」下的夫妻角色,我們很不熟悉。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和老爺結婚一年半了,其實還不很習慣互稱對方為夫妻,那天我們在市中心一家咖啡吧曬著冬日暖暖陽光時,店裡來了兩位東方臉孔客人,小小的空間裡視線對上了難免要聊起來,向對方介紹我們家老爺時,那句「我老公」硬生生吞回去,改成了較正式的「這是我先生」,說得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偶爾走在路上碰見老爺認識的人,他那句「我老婆」也說得扭扭捏捏,經這麼一介紹,我這位太太的表情也彆彆扭扭,想來實在好笑。

並非我們覺得結婚很丟臉或給被人介紹伴侶給自己帶來困擾,更不是感情不和,最大可能應是單純地還未完全適應夫妻稱謂吧。加上我和老爺的生活方式「深居簡出」,很少出門從事一般人熱衷的社交活動,對於「正常標準」下的夫妻角色,我們很不熟悉。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3 Thu 2011 03:43
  • 挑戰

一開始上課老師便丟下資料夾和一片CD,「這是有你們要看的資料,看完了打開CD裡的作業檔按照指示把練習做完,有問題可以問我」,然後就大搖大擺地走到教室後方的座位,一副再也不想站起來的模樣。打開資料頁一看,好樣的,全都是荷蘭文(不然還會是什麼),看了兩行就暈眩作嘔,只好採取偷步取巧政策,一邊做一邊不時偷瞄左邊同學螢幕,看不懂的一大堆,而且有好多問題卻礙於找不到正確的句子表達而不敢舉手發問,來了比利時之後我才真正的成了窩囊廢。

不過這老師也太好當了,這兩天的工作就是負責監督,所謂監督就是有空今來教室看看如此而已,他甚至不曾主動走到任何人身邊提供講解或幫助,一次聽見他對著身後的同學說:我看見有錯誤了喔,便走開了。這算是哪門子的態度?就算是測試的一種也不該完全漠視啊,對那些完全沒有操作繪圖軟體經驗的人來說非常不公平。    (Yup, 那就是我)

這禮拜都在忙著培訓課程的測試,將近兩周的時間學一些基本繪圖與編輯排版相關的軟體和知識,通過測試可以參加為期半年的正式職業培訓,心裡好期待啊,特別是這次培訓還有一個月的實習機會,錯過了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說到等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雖說報名時就帶著點取巧的心態,怎麼說自己目前荷蘭語的程度並不高,特別是口語的部分,一開口心裡就緊張,一緊張說來的話便結結巴巴,最後該說得全都忘了。但總不能一直等,等到荷蘭語練好了,生活完全停滯不前豈不更慘?無論如何,這也算是我感興趣的領域,因此這兩天過得還蠻愉快,非常樂於接受挑戰!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3 Thu 2011 03:43
  • 挑戰

一開始上課老師便丟下資料夾和一片CD,「這是有你們要看的資料,看完了打開CD裡的作業檔按照指示把練習做完,有問題可以問我」,然後就大搖大擺地走到教室後方的座位,一副再也不想站起來的模樣。打開資料頁一看,好樣的,全都是荷蘭文(不然還會是什麼),看了兩行就暈眩作嘔,只好採取偷步取巧政策,一邊做一邊不時偷瞄左邊同學螢幕,看不懂的一大堆,而且有好多問題卻礙於找不到正確的句子表達而不敢舉手發問,來了比利時之後我才真正的成了窩囊廢。

不過這老師也太好當了,這兩天的工作就是負責監督,所謂監督就是有空今來教室看看如此而已,他甚至不曾主動走到任何人身邊提供講解或幫助,一次聽見他對著身後的同學說:我看見有錯誤了喔,便走開了。這算是哪門子的態度?就算是測試的一種也不該完全漠視啊,對那些完全沒有操作繪圖軟體經驗的人來說非常不公平。    (Yup, 那就是我)

這禮拜都在忙著培訓課程的測試,將近兩周的時間學一些基本繪圖與編輯排版相關的軟體和知識,通過測試可以參加為期半年的正式職業培訓,心裡好期待啊,特別是這次培訓還有一個月的實習機會,錯過了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說到等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雖說報名時就帶著點取巧的心態,怎麼說自己目前荷蘭語的程度並不高,特別是口語的部分,一開口心裡就緊張,一緊張說來的話便結結巴巴,最後該說得全都忘了。但總不能一直等,等到荷蘭語練好了,生活完全停滯不前豈不更慘?無論如何,這也算是我感興趣的領域,因此這兩天過得還蠻愉快,非常樂於接受挑戰!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