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