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目前分類:『 馨生活』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兩年前老爺從家裡正式搬出來住時,從他妹妹和媽媽手中接過來的生活用具有碗盤、抹布、椅子、床單、被套、餐桌、燈飾、擺設品和一台吸塵機。這些用品陪伴對著我們渡過住在盧汶二樓三號公寓兩年的時光,接收二手用品又可以剩下很多錢,對剛起步的我們來說幫助很大。

   當然既是接收別人用過後剩餘的或多出的,就無法對樣式作出什麼挑剔,不過基本上對於這些用具我沒有多大要求,只要可以用就好了。唯獨那台袋式集塵式的吸塵機自第一次開始使用便想把它丟棄,原因是這台接手自老爺妹妹的機器在經過她長年累月清理家中狗毛後,不知怎得使得機器每噴出一口氣都是臭的,每次電源啟動後機器內的小風扇一轉動整間房子便臭氣薰天,全是狗狗身上的體味。有次打掃時正好把洗塵機放在待晾乾衣服下,事後發現所有衣服都有一陣難聞氣味,害得我必須把它們重洗一次,就算換了新的集塵袋也只是稍微緩和,氣味仍是一陣陣飄來。我承認我只愛別人家貓狗,自己絕不飼養寵物的人,因了解自己決無耐性為寵物打掃和忍受動物身上的氣味,這台吸塵機簡直是在挑戰我呀!

   那為甚麼不買新的呢?因為再怎麼臭,它仍是台操作正常的機器,雖然把手有點怪怪不聽話,但我一直沒有更好的藉口讓老爺在不會被父母碎碎念的情況下買一台新的,只好忍受忍受再忍受,要不然就偶爾拿我們家老爺開刀跟他說教,他卻固執得如頭牛,說不買就不買。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年每個人生日一次,可能兩次或更多,有陰曆和陽曆和人日。對我這在傳統文化上沒什麼歸依的人來說,中秋、端午、清明、冬至甚至農曆新年也沒在過,有時候 難免覺得些許落寞,可是仔細想想節日對我而言除了佳節美食在味蕾上殘餘的香氣外,實在也想不出來有什麼值得慶祝的,生日當然也不例外,想起好幾次為朋友慶 生而製作的驚喜和派對,看朋友驚訝與歡喜的臉龐,然後一份一份接下禮物,反倒是比起自己的慶生印象更深刻。

    今年跟去年一樣,我提早就跟uncle說好了要在家享用淡菜大餐,舒舒服服地在家過總比花錢上館子好,不用說掌廚當然不是我!我們後來想說以後每年生日都在家裡做淡菜大餐吧!反正每年得8月正是淡菜季節,我們就不用費神安排什麼節目了。

    以下為uncle大廚系列!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王偉忠


陶子重義氣,她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她要我談一談婚

姻 感情,就談吧!反正我也到了開口說話會帶點道理,但年輕人聽 不進去的年齡。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日天氣:又要穿大衣了,啊不是說春天了咩?

   來了比利時後對於自己未來該走的路,至今始終無法整理出明確的方向,原因當然有許多,其中語言能力是最大障礙,所造成的困擾從小至看書讀報社交(哎其實小比也沒人有興趣和外國人社什麼交),大至夢想幻滅,都有。這些日子以來心中有很多想法一直不斷在變動,好像都想好了,下一秒又產生質疑,還沒找到機會對象傾訴和剖析,大腦就已自動搜尋出一合理解釋,得以得過且過一番,問題上疊疑惑,疑惑上再疊假象,假象上又再疊質疑...啊,醉了!沒錯,一片混亂正是此刻我大腦的狀態,寫到這兒我一定要說一句,還看得下去,你/妳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是不是學好荷語就能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呢?好像是,呃,又好像不是(就說了我很混亂)。為什麼來了一年半我的荷語能力並沒有想像中進步得快?一來學語言本來就是急不來的,二來我實在討厭荷蘭語,三來不知怎得每次都遇到菜鳥老師,最後就是平常練習少...說穿了以上全是藉口,真正原因是我非常不喜歡這語言,這才是真正強大的對手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知不覺和老爺結婚一年半了,其實還不很習慣互稱對方為夫妻,那天我們在市中心一家咖啡吧曬著冬日暖暖陽光時,店裡來了兩位東方臉孔客人,小小的空間裡視線對上了難免要聊起來,向對方介紹我們家老爺時,那句「我老公」硬生生吞回去,改成了較正式的「這是我先生」,說得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偶爾走在路上碰見老爺認識的人,他那句「我老婆」也說得扭扭捏捏,經這麼一介紹,我這位太太的表情也彆彆扭扭,想來實在好笑。

並非我們覺得結婚很丟臉或給被人介紹伴侶給自己帶來困擾,更不是感情不和,最大可能應是單純地還未完全適應夫妻稱謂吧。加上我和老爺的生活方式「深居簡出」,很少出門從事一般人熱衷的社交活動,對於「正常標準」下的夫妻角色,我們很不熟悉。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3 Thu 2011 03:43
  • 挑戰

一開始上課老師便丟下資料夾和一片CD,「這是有你們要看的資料,看完了打開CD裡的作業檔按照指示把練習做完,有問題可以問我」,然後就大搖大擺地走到教室後方的座位,一副再也不想站起來的模樣。打開資料頁一看,好樣的,全都是荷蘭文(不然還會是什麼),看了兩行就暈眩作嘔,只好採取偷步取巧政策,一邊做一邊不時偷瞄左邊同學螢幕,看不懂的一大堆,而且有好多問題卻礙於找不到正確的句子表達而不敢舉手發問,來了比利時之後我才真正的成了窩囊廢。

不過這老師也太好當了,這兩天的工作就是負責監督,所謂監督就是有空今來教室看看如此而已,他甚至不曾主動走到任何人身邊提供講解或幫助,一次聽見他對著身後的同學說:我看見有錯誤了喔,便走開了。這算是哪門子的態度?就算是測試的一種也不該完全漠視啊,對那些完全沒有操作繪圖軟體經驗的人來說非常不公平。    (Yup, 那就是我)

這禮拜都在忙著培訓課程的測試,將近兩周的時間學一些基本繪圖與編輯排版相關的軟體和知識,通過測試可以參加為期半年的正式職業培訓,心裡好期待啊,特別是這次培訓還有一個月的實習機會,錯過了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說到等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雖說報名時就帶著點取巧的心態,怎麼說自己目前荷蘭語的程度並不高,特別是口語的部分,一開口心裡就緊張,一緊張說來的話便結結巴巴,最後該說得全都忘了。但總不能一直等,等到荷蘭語練好了,生活完全停滯不前豈不更慘?無論如何,這也算是我感興趣的領域,因此這兩天過得還蠻愉快,非常樂於接受挑戰!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子路上沒有王子,但有一棟房子,漂亮的房子。庭院內有座小型泳池,池邊一張木製長椅,有陽光的日子在這兒躺下去正好可以和太陽相視,不過現在可是冬天,混濁水面上結了層冰,連下水用的扶梯把手上也薄薄地圍上霜。一進門玄關處左邊有張掛大衣的櫃子,客廳和廚房還有一間辦公室裡設備應全;二樓有三臥二衛還有一間運動室;三樓為寬敞的閣樓,一半的空間用來堆放舊物件,另一半給主人家的女兒練舞用。平常只有主人獨自住在這,偶爾他女兒和女友會來短住幾天,絕大部分時間,房子是安靜的。

   二樓樓梯口的牆面上掛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圍繞在父親的電腦桌邊的照片,年代有點久遠了,照片中的男主人還是個年輕的爸爸,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髮際線隱約倒退的中年男子,他說:房子很大,所以不需要每次全部都打掃。

   那是我們唯一見面的一次,平常工作的時候房子是沒人的,當二樓那間有著桃紅色與黑色牆面的臥室裡出現一些如高跟鞋、絲襪、髮圈和定型噴霧器等物品,我就知道上周這家女兒回來過了。昨天,我在房裡的沙發旁角落裡找到一瓶打開未喝完的香檳;小小佈告板上用圓釘子固定著兩張著名電視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入場門票,票價38.5歐;另外還有一疊舞蹈學院報名相關等資料。未來的舞蹈家床底下總是掉了很多髮圈和髮夾,聖誕年假前化學和法文的測驗成績平平,穿7號鞋且喜歡貼假睫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我把自己裹在厚重的外套裡,套上毛帽、手套圍上圍巾,拿著地圖去搭公車,車離站沒多久,左拐右拐一下進入了寧靜的住宅區,街道上所有房子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家家戶戶窗簾還未拉下,白煙裊裊從煙囪升起,雪夾著冰稀稀疏疏地飄落。車上人數寥寥無幾,車窗白濛濛一片連外頭世界也看不見,在快昏睡下去那刻突然看見司機大叔向我揮手示意到站了,我連忙站起來準備下車,門一打開寒氣撲面而來,轉身道謝拉緊外套迅速下車,還好今天碰上了耐心的公車司幾,否則第一次跟雇主見面肯定因迷路而出師未捷身先死。

  打開地圖按照路牌指示,走了十五分鐘才抵達蘋果路路口,天氣冷得我腦筋都轉動不了,恨不得把脖子以上全縮進外套裡,好不容易終於找到80號,我只想趕快按門鈴好進屋裡暖和暖和凍僵的身子。這時來應門的是位年輕女人,身旁站著一位七、八歲小女孩,頭髮全蓬起來還有枕頭的睡痕,往內一看桌上攤放著果醬、刀子、餐盤等,我的腦袋終於因強烈的不自在感而清醒過來,這房子不大但家具乃至任何角落皆流露出新簇簇的模樣,設計頗為簡單俐落,毫無多餘的擺設品。

  女主人笑得彎彎的眼角掩飾不了倦容,昨夜沒睡好吧?她熱情地拿出各式不同的茶包讓我挑選,然後再帶我到處看看。廳內一大片落地門窗往外延伸的視野,讓我這少見多怪的鄉巴佬差點掉了下巴,院子不但佔地很大,花草種植和燈飾明顯精心設計過,碎石鋪的小路加上一張豪氣的十人大方桌(桌椅放在室外任風雪摧殘不是豪氣是什麼),院子盡頭有道小木門通往小型養馬場,一駒淺褐色身影在馬廄內正搖晃著尾巴呢,真慶幸我的工作範外只限室內啊。二樓有三間睡房和浴室,各為主人房、兒童房和一間遊戲室,這遊戲室又再次讓我大開眼界,單單地板上就放滿了十幾副模型遊戲,櫃子和箱子裡就不用多說了,後來我們回到樓下,女孩已吃過早餐在電視前揮打著電動遊戲棒打網球。忘了說,馬兒是她的,好孩子興趣真廣泛。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Dec 28 Tue 2010 18:55
  • 雪。


平安夜那天,早晨起床拉開窗簾從三樓往下一看,街道上停車位上所有車子都覆蓋在厚厚積雪下,矮小的灌木叢幾乎不見蹤影,心情立刻變得興奮起來,沒想到第二次在比利時過聖誕就遇上White Christmas,實在太幸運了。

那晚我們在公婆家與親友聚餐至深夜,第二天睡到快中午才睡眼惺忪眼地吃早餐。看著窗外的好天氣,決定背上相機出外踏雪去,公公和J也一起來了。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開始打工了,這是我在比利時的第三份工作,第一份為人妻,第二為主婦,沒有薪資但有飯吃有家庭溫暖也有架吵,目前看來沒有卸任的可能;第三份兼差可以領薪水且正式繳稅,邁步成為一名有用的社會人。幾經心理掙扎,終於成為『馬傭』──馬來西亞傭人,也可稱為清潔工,正確來說應是housekeeper才對(俗稱打雜),任務包括打掃、整理與一切家務事,循要求偶而也得採購民生用品或下廚和幫助載送行動不便者,不過還是前者居多。
  這是弗來芒政府眾多社會福利&政策之一,英文譯作Service Voucher System,中文為服務卷(?),是一種由國家發給津貼推出,僅供家務相關事宜消費的卷子(Service Voucher),只可用來聘請家庭雜勤。有需求者視需求量訂購每張5歐的卷子,一張可支付一小時的服務,再透過仲介所找人前來工作,一小時5歐就可以從此和家務瑣事說拜拜,還可以報稅呢!單親母親在符合條件下可獲得105張卷子作為援助,這點我倒是還蠻欣賞的。而最後像我這種需要工作的人,也可以在得到一份有保障&固定收入的工作。
  當然,我的時薪不只5歐,別忘了還有政府的津貼,這樣每小時我可獲得9.76歐,加上車資補助以每公里計算,計算下來一小時大概10歐,是稅後唷。這麼說來,究竟誰才是我的雇主呢?比利時人『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能力以超標計,事情是可以有多複雜就多複雜,所以我的雇主既是付錢買消費卷的人,也是仲介所,因為當我有事須要請假時,是得兩邊跑的。那我算不算為政府工作呢?仔細想想似乎有點關連,但當然不是,有聽過哪國將打雜的列為公務員的嗎?
  卷子的用法是首先消費者預訂,一開始是紙本的,最近開始更新為電子版,那我就只說這個好了。消費者和仲介所會有各自的電子帳戶,系統會自動登記所有資料,只要我在完成工作後打電話到0800登入帳戶,輸入工作時數即可,其它的就沒我的事了。目前我的工作時數只有每周8小時,為兩個家庭賣命。  
所以下次,我再來跟大家說說到底什麼人不打掃自己的家。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心血來潮扭開電視,正好播放『Vlaanderen Vandaag』,即『今日弗拉芒』。Flanders是指比利時荷語區,住在這一區的人稱Flemish。『Vlaanderen Vandaag』同時也是一本雜誌,節目本身報導雜誌上的焦點新聞與社會事件,針對此事件邀請相關人士上來說話,當然也訪問民眾意見。節目尾聲偶爾製作單位會設問題請民眾回答,例如:什麼事讓你夜裡睡不著?諸如此類,最後稍為以幾句話草草總結,30分鐘的節目就結束。
  雖然對於節目製做一竅不通,但好說也是看電視長大的小孩,香港、台灣、泰國、韓國、美國、大陸、和日本的節目與劇集也紛紛在不同時期用不同深度迷戀過,自稱為一民業餘電視觀眾,應是綽綽有餘。怎麼看我都覺得這節目的內容空洞,單調且娛樂性不高,既沒有教育作用也沒有針對事件呈現不同觀點,雖然只是短短30分鐘,仍是資源浪費的一種啊!
也許這樣成本較低吧?

  今年年初,比利時國營電視台在新聞當中宣布虧損,沒有足夠資金製作新節目,加上當日碰巧遇上員工罷工,嚴重影響節目播放,記得當天晚上電視上只有舊電影。接下來好幾個月的情況也在一片荒涼中度過,舊的節目下檔了就用美劇填空,Sex & The City竟然從第一季開始播起,Mr.Big都還沒出現呢我的天!有的本土劇集則重播上一季;周末電影時段,還是不要看好了。
  從此我們就比原先更少打開電視了,至於是否有所改善也不太清楚,倒是不曾聽過比國人有任何怨言或不滿。比國人自稱有禮,看來的確如此啊。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陣陣肉香從鍋子裡升上來,我用木杓持續翻攪動作,待會加入番茄汁和香料,就是一頓肉汁香醇甜美的義大利肉醬麵了。這時隱約傳來鑰匙扭開門鎖的聲音,果不其然,『貝,我回來囉!』J大喊道,可以想像他一手撐住牆面另一手拖鞋的模樣。他從後面把我整個舉起又放下,然後瞄一下鍋子,『哇,是義大利肉醬麵!』,便開開心心地捲起衣袖準備清洗先前用過的廚具。『今天我好餓喔!』一邊洗還一邊嘀咕著,我心想:哈,你有哪天下班回來是不餓的?

   突然像是想起什麼,我放下杓子走到廳子裡翻開J的背包,拿出一疊他幫我列印好的履歷。上面寫著個人資料以及截至目前為止擔任過哪些職務,還有學識證明,就差沒寫上小時候不尿床是冠軍寶寶等。我想這輩子每天汲汲營營有部分也是為了填滿兩頁A4紙,不只填滿還要填些賞心悅目的項目,呈現給那些爺兒們看以覓得一職。這陣子歷經的求職過程實在太讓人感到心灰意冷,等待似乎漫無止盡,往往等到得還只是一場空,大部分連拒絕信都收不到。求職如求愛,失望難受的心酸程度不輸給失戀。
   試著把這“人生”舉得高高的,對著客廳裡微橘燈光認真看一遍。    
   雖說在這社會,資歷與能力夠不夠好往往不由得自身來評價,但對於自己所經歷和努力過的一切,依然感到很驕傲。這想起昨天使我感到萬般無奈的面試結果,個性成熟獨立又堅強,兼併智慧美貌於一身,且聰明伶俐的黑馬,竟然敗在無法說出清潔劑名稱!更難以置信的是對方建議參加為期兩個月的培訓課程,完成培訓與實習後便可以被公司錄取。我錯了,錯在太掉以輕心。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