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到語言中心去查看成績,騎在路上迎面吹來早春的風,還是有點寒意啊。比國總算放晴了,人們臉上的線條也稍稍放鬆了,草地上和廣場前坐滿了人,咖啡廳的露天座位每到下午4-5點總是客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衝出來了,想要把漫長寒冬沉積在身上的霉味給曬乾掉,好瘋狂啊。

   不想到教室裡跟同學碰面,所以直接到秘書處門前的布告欄上查看,通過了!考試這麼簡單,不及格的話我該去撞牆。快要離開時碰到同學,才知道好多人都不及格得重上,想說既然來到了就順便報讀第三級好了,於是便回到秘書處去,才看清楚班上29人只有17人及格,太誇張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附屬魯汶大學的語言中心上課,學費貴得要死竟然讓我們29人擠一間教室,還非常倒霉地遇到一個沒經驗的女孩給我們上課,我真想掐死她。心情就像大二時上英文系某教授的寫作課,坐在教室裡什麼也沒學到,大多數時候只想到自己辛苦打工繳學費卻要上那笨蛋的課就越來越生氣;這次上這位姑娘的荷語課也一樣,一邊看她手忙腳亂一邊想到自己花了他媽的180歐來給她消費就很不爽,昨天填寫Evaluation表格時用Google Translation給它大大力批評一番,大娘我心情才算平衡了點。心想比國聘人不總是採高標嗎?我也來個嚴厲審視好了,可究竟人家對於這小小問卷有多重視呢?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第三級再給我遇到混水摸魚的傢伙我鐵定『鏟』到主任室去。

   偏偏這間語言中心的一紙證明才能真正讓你的語言能力,寫在CV上等於直接告訴別人妳的好壞。也不是一定要上完5級才能找到工作,每次上課班上都有聽聞同學找到工作,不過他們通常也懂得說法文,加上基礎荷蘭文有較多機會。我這馬來西亞怪咖,既沒有專業技術,大學修文學,履歷上寫英語能力是Near Native Speaker Proficiency,也只是自己說個開心而已。要說明一下,那是Sarah幫我修改的,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剛獲得語言學博士學位,她說我很棒,我也很願意相信她,可是以她這樣的資歷竟然也沒有任何找不到教英語的工作,而我除了運氣、職缺、機會和Power的文憑,應該還缺一張白人臉。Anyway,她說她可能屬於不值得那些公司投資的年齡層,一直鼓勵我嘗試,然而到最後我們兩人都放棄了。至於中文呢?基本上在這裡目前沒什麼太大用途,等到將來真的大有用途時,我覺得我的背景好像也蠻容易被套上Non native speaker的標籤,但但但...我也不是Malay native speaker啊!

   Sarah肯定還能夠在學術界混下去,至於我,要不打掃,要不當媽,要不再學一門專業,pfffffff....最近有了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也許我不應該一直再do the thing right,而是 do the right thing. Steph說的話給了我很大的啟發,even though I am still kind of in between this and that, can't really make up my mind yet, but bahh! So be it. May be it's time not to make a choice! And may be for now i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I don't know whether I mistaken your words, all I know is they did shed a light! Thanks a lot, girl! ;)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