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Papa和Mama就是老爺的父母,我的公婆。
   
   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稱呼他們,而是直呼對方名字,雖說完全明白西方家庭文化並不像東方般強調位階,近疏關係從稱呼不太能夠分辨出來,但自小養成的所謂儒家文化禮儀種種在腦海裡發揮功效,每次喚起來還不免有點心虛,可是要稱爸媽又覺得噁心搞怪。後來日子一點一點過去,關係與情感一點一點建立,突然一次我改口了,他們沒說什麼(我就當那是接受嘍),不過倒是過了好幾次才也在對話中提到時改用Pa或Ma。  

   最近感覺和他們的關係變化越趨親密,也並不是有什麼重大改變,只是自己慢慢用心留意,體會才更深。上幾個禮拜老爺出門參加活動,我得到一周『人妻假』,剛開始過得好不快活但幾日下來便被空虛感入侵,一個人吃飯睡覺百般無聊書也看不下去,拿起電話打給Papa和Mama,決定要到他們家過周末。我們好幾次在電話裡互相告訴對方要是已有節目,便不需要打擾/不用前來,我一直想問他們會不會不方便 /麻煩他們, inconvenient的荷文我沒學過,Mama又一時搞不懂這英文單辭,便『呃呃呃呃呃』不了了之。

   掛上電話後便立即翻查字典,沒多久收到Mama的簡訊,她比我要更快一步,簡訊上用英文寫著『妳不會是麻煩,我們非常高興妳能來』之意。平常想到要搭火車轉公車還沒出發就累了,這還是第一次對到他們家過周末這事充滿期待,掛上電話後獨自躺在床上想起Mama做的飯就大流口水,恨不得時間能走快點。

   到了星期五那天,Mama臨時改變主意,決定不做飯而出外用餐,還想去喝一杯。他們到火車站接我後,我們到Mechelen一家Kebab店去,這家店營業方式比較像餐廳,燈光柔和有氣氛而不像一般Kebab快餐式。以前老爺和他妹妹常跟Papa和Mama一起來,可惜他們記憶中的老東家已不在了,食物味道還不錯,只是用刀叉吃Kebab挺彆扭。還好我的荷語程度已可以應付日常交談,跟PaMa聊天問題不大,儘管他們的方言口音不太容易明白,我們還是相談甚歡。這是我第一次單獨和他們相處耶!有點像終於獲得和父母單獨相處的小孩,緊張又暗自竊喜。平常老爺在啊,他們都會盡量透過他來傳達訊息,這次少了老爺不得不直接『出招』,直接溝通的方式讓我感到很踏實。餐後我們還一起到一家酒吧小酌,老闆是個不太說話,蓄白色鬍子的小胖翁,窄小的酒吧裡坐滿人,一本厚厚的資料夾丟下來就是Menu,夾頁每面都是各式各樣啤酒共650種,太精彩啦!我們喝著聊著好不愉快,他們還說起兒時回憶(其實故事我已經聽過了啦XD),這樣的夜晚真難得!

   婚後除了和老爺朝夕相處所帶來平淡安穩的幸福感之外,當公婆的媳婦也是讓我感到額外幸福,更貼切,是非常幸運。對於我這外籍媳婦,早早便已讓我感受到他們愛屋 及烏的心情,讓初來乍到的我可以從從容容地學習新生活與累積培養新習慣;現在日子長了,相處下來彼此認識更多,更加漸漸體會他們的愛護與關懷,常常讓我感 動非常。若說我們之間完全認同彼此這當然也不太可能,但撇開我們東西方文化差異不說,Papa和Mama確實是我所見過最開通的長輩,因此那些所有差異便 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不要求對方的認同而是彼此尊重,我想這在我們之間的相處上會比什麼都來得更重要。

  Mama強悍卻不霸勢,個性獨立有主見,但有些事上有點拘於小節細而容易鬱悶,導致常常碎碎唸,當然她碎碎念、說是非和管家常聽聽就好絕不放心上,也不曾聽她說過對我的不滿,這個兒媳婦的高招是把聽不見當做等於沒事,沒事就會平安無事。Mama是我的生活大小事軍師,我和老爺有事沒事都請教她,她廚藝很讚手又巧。Papa沒耐心所以聽說脾氣較差,可我還不曾見識過他的脾氣,所以再怎麼樣也不算太糟,和Papa相處不知怎的氣氛較容易不小心變冷,因為他要是不搞笑就會對安靜的氣氛有點不自在,可是有話題聊時還是可以說得來,他水木電工全包,而且喜歡下廚,不過不是日常派而是精緻派,在法式餐廳學了一手專業,專在聚餐中露身手,是一家之主也是大家的精神支柱。另外,其中一重要因素是我們不同住一屋簷下,這是段讓婆媳關係變得再美麗不過的距離呀。

   很喜歡Papa和Mama,因為他們我在這裡才不至於完全無依無靠,也才有機會再次體會當小孩被愛的滋味,就像在冬夜裡回家的路上,可以輕倚窗前閉上眼睛便安心入睡。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iPi
  • 呵呵
  • SOPHIA
  • 真好真好。
    好温暖的冬日。:)
  • PiPi
  • :D
  • 薯
  • 屁屁,看到这真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