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這陣子夜裡幾乎每1.5小時就得起來上廁所,眼皮再重軀體再沉重還是重不過膀胱承受胎盤的壓力,睡眼惺忪披上外衣下樓去,然後約莫上周開始每天到了清晨4-5點除了尿意還有完全無法忍受的『餓』意,但又因為很想睡就硬是閉起眼睛直到Johan的鬧鈴響起才起床。於是這幾天準時6點起床和J一起用早餐,吃完早餐滿足了其中一項生理需求,另一需求馬上攻頂,被睡意淹沒只好又重新回到被窩裡。其他人怎麼樣我不清楚,但我的孕程除了是場荷爾蒙大激戰,生活中能做的就是儘量滿足生理需求而已,完完全全是隻沒什麼貢獻的大米蟲,自我感覺不太良好。不過一起吃早餐的好處是可以和他在一天的開始說幾句話,有了我幫忙準備和收拾,他的早晨也可以不這麼倉促,我們都得以平靜美好為序幕揭開一天。

   其實也不是第一天當米蟲了,算起來可是足足當了兩年,真難為那位每天清晨就要起床上班的老爺讓我不愁穿不愁吃,還要忍受我不時發作的米蟲憂鬱症。雖然我很羨慕他為事業衝刺和準備考試,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做個對社會家庭有貢獻的人(咦?),但又不免慶幸自己可免於這種上班壓力。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很想一直當個米蟲啊!只是這年頭當米蟲好像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一來很容易被冠上沒路用的罪名,二來在比利時好像還有點階級身分意味。

   怎麼說咧,插個題外話好了。有一次我們剛搬家不久老爺休假在家,那天正好遇上警察上門來核對住戶資料,是註冊為本市市民後的一般例常程序。警察先生見我們倆都在家好不高興,隨即他說的話讓米蟲我聽了就不怎麼爽快,他說一般上午都沒人在家除了de vreemden因為他們不上班嘛 ,還跟我說請太太妳不要介意。 De vreemden字面意義是the strangers, 指外籍人士如米蟲我啦!無法對社會貢獻資源的人,對家庭當然也就沒什麼『正規』貢獻。
   
   米蟲的生活才是人人羨慕與嚮往的吧!無奈這社會運作的模式讓每個人不得不當隻為生活奮鬥向上的螻蟻,勤奮工作換取金錢好過日子。想想我這下30歲了在比利時的社會經驗值還是零,將來重新踏入社會時恐怕非常輕易就會被年輕一代推擠下去,可謂毫無競爭力。人說三十而立,如果還立不起來就是全立衝刺的最後階段,本是該好好為事業打拼的階段,我卻挺著個大肚子,每天最重要的三件事就是吃飯、睡覺和拉屎,在下實在深感愧疚。但每天睡到自然醒,愛睡就睡愛躺就躺,愛看書就看書,愛上網就上網,還可以無限量看電視劇,這不是所有上班族夢寐以求的嗎?我過得可是神仙似的快活!

   未來的事就先不要想吧!米蟲眼前最煩惱的只是小小的『今日晚餐』而已,無關乎國家大事或社會發展。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gvx4d
  • h0o17
    太♀棒﹉了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硬碟~醫﹂院☉幫〇我◎救﹋出手機刪除○照片☆與﹎我〇的﹍修理硬§碟隨§身硬碟﹌j7jo2m NAS群○輝﹎QNAP專☆救◎line的○對話記錄﹂和﹋聯◎絡◎人♀簡﹉訊□wrj27678c網址【zzb.bz/1sc63】□
    自﹉動♀網◇路♂行﹉銷軟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