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清晨5點22分老爺的鬧鈴一次喚醒三個人,想要繼續埋頭大睡沒多久就因為肚子餓而開始感覺胃酸逆流,幾聲咳嗽就立刻衝下樓進行每日清晨的嘔吐儀式,作為一日之始。進入第十三週我才終於有點恢復正常意識,之前12週忙著應付因母體大量產生的荷爾蒙而帶來的不舒適,妊娠症狀很多時候因人而異,同一個人生第一胎和第二胎的狀況也可能不一樣,well, 幸或不幸,所有孕婦可能會有的妊娠症狀我全都有了。

   決定要生小孩以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上網訂書,我想多補充知識應該有助於減少恐懼與壓力,至少得要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做些甚麼樣的改變吧!放眼看去,在這裡能夠幫助我的人大概只剩下自己,被動地等待援助可不是明智的舉動,坊間有很多各類關於孕期的書籍,但我最後只買了一本作為參考指南,書名很直接明瞭"Your Pregnancy Bible",這本書幫了我很大的忙。

   我覺得這是個對自己的身體失去某種掌控能力的過程,在胎盤形成以前共有,等等...我來數數看這書上的註解,嗯,身體產生了一共十二種荷爾蒙各自發揮功效。剛開始我不明白為甚麼人們總說懷孕過了三個月才能公告天下,啊~原來有些Taboo也可以被理解的,特別是囊胚嘗試於子宮內膜著床,並非件容易的事,時機不對則很可能失敗而淘汰,再來則是懷孕三個月後胎盤才形成,做為胎兒養分的主要供應者,胎兒的主要器官和身體構造於這時完成初期發育,孕期就算相對穩定。所以說若是不幸流產的話,和"有沒有讓人知道"沒關係吧?

   在這十三週以來帶來最大困擾的是晨嘔,其實所謂morning sickness只是個不負責任的名稱,因為它根本全天候發生嘛,讓妳吐得五臟六腑移位卻一點也不留情,嚴重的話則可能是患了妊娠劇吐症。上網搜一搜自行判斷,唔,我想我的症狀還不算嚴重,雖然吐了一兩次血和不少膽汁,但情況並沒有惡化也沒有持續發生。吐血倒是還好,吐膽汁真的非常不好受,我一邊吐還一邊想起成語臥薪嘗膽的故事,從未有過比此刻更深刻的理解了。

   第二個是唾沫 salivation,前幾週有好幾次口裡的唾沫止不住地流,夜裡捧著一空碗不斷往碗裡吐,真有夠噁心。有的人說勇敢地大口吞下去幾次可以減輕狀況,但其實很多時候的確因人而異,對別人來說有用的方式對妳可能無效......吞下唾沫反而讓我胃酸,結果又是大吐特吐。

   疲倦,無止盡的累。
   如果說我昏睡了將近兩個月一點也不誇張,記得前兩個月的生活作息是早上11點起床隨便吃早午餐又繼續睡到傍晚,吃過晚餐沒多久繼續睡到第二天,重複;有幾次則是每天清晨4點就餓醒,一個人在廚房枯坐,邊吃餅乾邊等待下一波的嘔吐浪潮攻擊。目前的狀況已好很多,雖然每天必須午睡三小時,飯後也依舊得躺下避免昏眩(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啊),但至少已不用24小時平躺了。而究竟在哪幾週我是怎麼渡過的?每天準備食物非常痛苦,嗅覺改變讓我一聞到洗碗機和未烹煮過的菜與肉就想吐,有時候一邊做一邊吐,到了某一週完全支撐不下去,老爺才出手出門買菜懂手做飯(這當中當然有我數不盡的怨言可以洋洋灑灑寫個十篇)。

   情緒波動,感觸良多。
   也許是荷爾蒙作祟,又或是人在脆弱時情感特別容易一經觸碰無法收拾,這段日子腦海裡浮現很多想法,總覺得自己是孤軍作戰,對待老爺的方式變得非常苛刻。偏偏他總是以:『我很笨嘛!我不知道!我不懂!我不會!』作為擋箭牌,這不是藉口嗎?難道我他媽的天生懂得做人家的媽人家的妻?最近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不對,做的每件事也都不對,我甚至衝動想要訂機票一走了之,他竟然也沒半點危機意識,想必是知道我走不了了。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