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今日天氣:又要穿大衣了,啊不是說春天了咩?

   來了比利時後對於自己未來該走的路,至今始終無法整理出明確的方向,原因當然有許多,其中語言能力是最大障礙,所造成的困擾從小至看書讀報社交(哎其實小比也沒人有興趣和外國人社什麼交),大至夢想幻滅,都有。這些日子以來心中有很多想法一直不斷在變動,好像都想好了,下一秒又產生質疑,還沒找到機會對象傾訴和剖析,大腦就已自動搜尋出一合理解釋,得以得過且過一番,問題上疊疑惑,疑惑上再疊假象,假象上又再疊質疑...啊,醉了!沒錯,一片混亂正是此刻我大腦的狀態,寫到這兒我一定要說一句,還看得下去,你/妳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是不是學好荷語就能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呢?好像是,呃,又好像不是(就說了我很混亂)。為什麼來了一年半我的荷語能力並沒有想像中進步得快?一來學語言本來就是急不來的,二來我實在討厭荷蘭語,三來不知怎得每次都遇到菜鳥老師,最後就是平常練習少...說穿了以上全是藉口,真正原因是我非常不喜歡這語言,這才是真正強大的對手啊。

   這地方是這麼不討喜,找不到喜歡它的任何理由:這不是個到商店買東西會有人跟你哈拉兩句的地方,也不是個在路上見面大家互相打招呼請安問好的地方,以前並不知道也很難想像這世界上原來存有這麼拘謹的人民,原來比利時人除了出產了享譽全球的高品質巧克力,他們在人與人相處之間所設下的無形距離,也很厲害。說他們互不關心可能很不中肯,因為所謂不關心在這裡是種尊重,不主動提出協助是尊重你的能力,不主動問太多是尊重你的生活,說是尊重就不可以說它是有什麼不好了,不是嗎?我知道我不該抱怨,那讓我來想一些美好畫面:啊,這裡的景色非常幽美。(美又有屁用我都快冷死了)

   好啦好啦...巧克力真的非常好吃、炸薯條確實也有它的吸引力、淡菜竟然也被我接受下來了,腸胃漸漸適應勉強可稱為好的開始。
  
   說這麼多其實今天心情很爛是因為兩周前參加VDAB ( 英譯:Flemish Public Employment Service)其中一課程的orientation,今早約談的結果讓我感到很失望,對方什麼原因也沒說,就說做得不好可能是因為荷語不夠好,其實就算如此我還是很希望他可以也告訴我究竟如何做得不好,真不專業。最後很不爭氣地在公車上默默流淚,還好已過了上班尖峰時間車上只有一個乘客,要不然一個頭髮亂糟糟的黃皮膚女人在公車上拭淚很難不讓人皺眉。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薯
  • 屁屁。。 来抱抱一下
  • PiPi
  • :) 愛妳~
  • Trey
  • 真是辛苦你了..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