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醫師是Tienen聖心醫院婦產科團隊的長老級醫師,當初在魯汶診所的醫師幫我們推薦時就指著手冊上婦產科團隊的照片說:這位年紀稍長的比較嚴肅;這位年紀較輕的比較和藹可親,但她常常額滿,就看你們運氣囉。聽她這麼一說,不知怎地有點默默期待能夠預約到較年輕的那位,希望這接下來10個月內能夠和一位親切的醫師相處,在我的假想中迅速閃過了許多問診時與醫師愉快相處的畫面。

   後來我們聯絡醫院打算預約時,果不其然年輕的那位已額滿,只剩下長老Dr.Riphagen。放下電話後,我們有點緊張,又互相安慰說或許她並不如想像中糟糕。

   第一次見面時,我們馬上了解當初魯汶診所裡那位醫師口中所謂嚴肅為何。她很少說話,更貼切的說,不說多餘的話。以服務行業的標準來說,她態度冷漠(但在比利時幾乎人人都是這麼一副嘴臉),打招呼時也只是輕輕淺淺的一笑。我們事後還討論過究竟是她個性如此還是工作環境壓力太大,反正我們無從得知,而且下次還要跟她約,好像也只能接受了。我看她工作檯右旁邊牆上貼了好幾張孩子可愛無邪的塗鴉,心想她一定也有溫柔可親的一面吧!

   不說多餘的話並不代表她個性或修為有缺失,一連幾次下來,也漸漸習慣了她的模式。其實她經驗豐富,檢查過程動作靈敏,她會指著螢幕告訴我們寶寶的發育狀態,每次發言不超過六、七字。話少的人確實會給人留下嚴肅的印象,但後來我終於懂了:沒有多餘的字眼表示她說的全是重要資訊。第二次和她見面後,我們開始欣賞她乾脆俐落的處事方式,當初先入為主的觀念造成偏見,不但自己窮擔心一場,輕視他人也顯得自己修為不夠呀。其實她態度和藹也很友善,或許每個人對於和藹/嚴肅的標準不同,魯汶診所的醫師才會有此說法吧!難不成要人家每位醫師跟我們哈拉打屁話家常,握手搭肩裝熟嗎?到時候反而被認為不專業了吧?

   有一次我們晚上6點的診,看完後都快7點了,我不小心瞄到她桌上的預約名單,看不清楚最後一個名字結束的時間,一般我們問診時間為每次每半小時,她在我們的名字旁打個勾勾,下面還滿滿一直排下去。打掃的清潔工人也罷,醫師也罷,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辛苦的工作,多一點同理心,世界會更美好。 :)

We all have different part to play, and we all must be allowed to play it well.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