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離開家鄉至今,已有7個年頭了,家鄉的氣息與輪廓在記憶中越來越模糊,僅僅剩下稀少老舊片段,像一片反覆重疊記錄不同時空景象的泛黃錄影,記錄的全是一張張過期畫面。上一次遷徒,二十公斤行李加6箱書本就是我全部的家當,什麼年少情懷的情書、揮霍汗水後得來的獎牌等等一切作為紀念形式的物品都沒有,僅有幾本相簿為過去的存在提供某種不必要證明。
 
    這些情與物一概埋藏在櫃子、腦子裡的最深出,有事或沒事,都不拿出來把玩,並非回憶太殘酷,而是人在異鄉久了便不知不覺練就一身避免陷入思鄉漩渦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有多陌生就越需要勇氣前進,若不把自己硬生生從中抽離,無力感會被無限放大直到毫無動力,所以必須要很──小──心處理,偶而觸碰也只能以蜻蜓點水般姿態,撲通一響過於激烈與深邃,你不會想要激起無限漣漪跟自己過意不去。
    
    這次的行程很長,準備要落腳要擁抱安定的日子,那些出走時經歷的陌生與不熟悉原是種浪漫,一旦成為生活中一部分卻竟然變得噁心與叫人厭惡。短暫路過的旅人他們可以很輕鬆地假裝自己是城市裡的一分子,一時迷茫叫作美麗;一旦把這假裝遊戲延長,不悅、失措、焦慮、憂鬱便接踵而至,因為這關乎生存和自我的建立,迷茫它變成迷失,叫作痛苦。為了讓自己站穩腳步,必須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地假裝,小心不要錯以為自己只是旅人了,也小心不要讓新生的自我把熟悉的全部啃食甚至取代,界線模糊不清呀。用力假裝就可以很自然地愛上這裡的空氣、街道、平原、煙囪、壁爐、色澤等,假裝出來的剛開始只是模仿,但隨著時間一吋一吋推挪就會自然成為自然。

    過程有多長?不知道。只知道我尚須努力:忘掉過去的身份和自我,接納新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看看什麼時候能夠和隨之而來的種種矛盾相處愉快,破蛹而出。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