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路上沒有王子,但有一棟房子,漂亮的房子。庭院內有座小型泳池,池邊一張木製長椅,有陽光的日子在這兒躺下去正好可以和太陽相視,不過現在可是冬天,混濁水面上結了層冰,連下水用的扶梯把手上也薄薄地圍上霜。一進門玄關處左邊有張掛大衣的櫃子,客廳和廚房還有一間辦公室裡設備應全;二樓有三臥二衛還有一間運動室;三樓為寬敞的閣樓,一半的空間用來堆放舊物件,另一半給主人家的女兒練舞用。平常只有主人獨自住在這,偶爾他女兒和女友會來短住幾天,絕大部分時間,房子是安靜的。

   二樓樓梯口的牆面上掛著小男孩和小女孩圍繞在父親的電腦桌邊的照片,年代有點久遠了,照片中的男主人還是個年輕的爸爸,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髮際線隱約倒退的中年男子,他說:房子很大,所以不需要每次全部都打掃。

   那是我們唯一見面的一次,平常工作的時候房子是沒人的,當二樓那間有著桃紅色與黑色牆面的臥室裡出現一些如高跟鞋、絲襪、髮圈和定型噴霧器等物品,我就知道上周這家女兒回來過了。昨天,我在房裡的沙發旁角落裡找到一瓶打開未喝完的香檳;小小佈告板上用圓釘子固定著兩張著名電視節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入場門票,票價38.5歐;另外還有一疊舞蹈學院報名相關等資料。未來的舞蹈家床底下總是掉了很多髮圈和髮夾,聖誕年假前化學和法文的測驗成績平平,穿7號鞋且喜歡貼假睫毛。

   大男孩的房間裡時間彷彿還停留在他離家前,書架上放了些兒時照片,書櫥是置空的,桌面上有一牙套固定器和斷弦吉他,門後有一些來不及在他轉換成大男孩前換下的小熊泰迪造型的牆紙,泰迪的笑臉在這房裡的時空襯托下顯得:詭異。

   主人房的衛浴間裡衣架上各掛著一套男女睡衣,除了客廳和書房裡的兩張合照,這套睡衣是她來過時留下的唯一痕跡,當然這只相對於我這莫名其妙的介入者而言。喔,我還知道她很愛他也不能沒有他,她用紅色畫筆在聖誕卡上小心翼翼地畫了顆紅心,中間寫上自己的名字,寫了很多感謝的話語。我輕輕地把卡片拿起,用沾濕的抹布把塵埃抹去,再輕輕地把卡片放好:小心,這裡面裝了顆心啊。

   這就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一個陌生人以合理也合法的方式闖入別人的私領域,而很多事情不論大小輕重,全都赤裸裸的擺在眼前,讓你無法忽視它們的存在。你可能也跟我一樣,在心裡有個疑惑:咦,前女主人去了哪裡?我想,她一定退場退得夠久了,至少這屋子裡表面上看得見的,用來惦記一個人的任何形式,已不存在。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