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d and The Pebble - William Blake (1757 - 1827)
"Love seeketh not Itself to please, Nor for itself hath any care; But for another gives its ease, And builds a Heaven in Hell's despair." So sang a little Clod of Clay, Trodden with the cattle's feet; But a Pebble of the brook, Warbled out these meters meet: "Love seeketh only Self to please, To bind another its delight, Joys in another's loss of ease, And builds a hell in Heaven's despite"
兩年前老爺從家裡正式搬出來住時,從他妹妹和媽媽手中接過來的生活用具有碗盤、抹布、椅子、床單、被套、餐桌、燈飾、擺設品和一台吸塵機。這些用品陪伴對著我們渡過住在盧汶二樓三號公寓兩年的時光,接收二手用品又可以剩下很多錢,對剛起步的我們來說幫助很大。

   當然既是接收別人用過後剩餘的或多出的,就無法對樣式作出什麼挑剔,不過基本上對於這些用具我沒有多大要求,只要可以用就好了。唯獨那台袋式集塵式的吸塵機自第一次開始使用便想把它丟棄,原因是這台接手自老爺妹妹的機器在經過她長年累月清理家中狗毛後,不知怎得使得機器每噴出一口氣都是臭的,每次電源啟動後機器內的小風扇一轉動整間房子便臭氣薰天,全是狗狗身上的體味。有次打掃時正好把洗塵機放在待晾乾衣服下,事後發現所有衣服都有一陣難聞氣味,害得我必須把它們重洗一次,就算換了新的集塵袋也只是稍微緩和,氣味仍是一陣陣飄來。我承認我只愛別人家貓狗,自己絕不飼養寵物的人,因了解自己決無耐性為寵物打掃和忍受動物身上的氣味,這台吸塵機簡直是在挑戰我呀!

   那為甚麼不買新的呢?因為再怎麼臭,它仍是台操作正常的機器,雖然把手有點怪怪不聽話,但我一直沒有更好的藉口讓老爺在不會被父母碎碎念的情況下買一台新的,只好忍受忍受再忍受,要不然就偶爾拿我們家老爺開刀跟他說教,他卻固執得如頭牛,說不買就不買。

   好吧,我忍!
   
   搬家以後開始進行整修,這台吸塵機更是克盡職守為我們服務,木削細沙砂石全都咕嚕咕嚕吞進肚裡,可是這麼一來臭得更不像話!到了上周末我終於忍無可忍向老爺提出買新一台,而且非常堅持,他當然又說:『我爸爸一定不贊成我們買新的,因為這台還可以用啊!而且我們買房子和整修用了很多錢呢!』,我只好摸摸鼻子走開了。為甚麼我們家購買電器好像得在老爺父母的默許下才能買呢?說起來其實也沒什麼道理,就因為老爺爸爸的舊公司是為各大電器品牌代理售後服務,形成老爺爸爸是家庭中電器高手,當然行內也有認識的朋友,於是買電器便為爸爸代理了。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都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其實老爺和我都成家了,買東西這種事自己決定就好啦,為甚麼要擔心父母的意見?媳婦兒我非常不爽卻也投訴無門,只好學我們家吸塵機那樣咕嚕咕嚕吞下去。

   不過這次我似乎有動搖了老爺的意志,可能他見我這次非常堅持,也可能這兩年來快被我纏死,趁上周老爺父母都在時便試探性提出買新吸塵機的想法,正好老爺爸爸手中正握著我們家那台專放臭屁的吸塵機在清理地板,聽我們這麼一說便想要提出『雖然臭但還可以用啊』的道理,我和老爺也進入關機狀態準備接受催眠,老爸拿起手中的機器想要表演試試看把手的延長縮短的功能時如何之好,突然『啪噠!』一響,Opssssss!用來卡住把手好延長使用的小玩意斷掉了!哇哈哈哈哈哈哈!!!樂得我連忙跟老爸和老爺道謝,並高呼:『這下非買不可了!』

   經過兩周精挑細選,當然也逃不過先請示老老爺爸爸大人有關各式寬式的優缺點,然後再看看他是否可以員工價透過公司購買之後後後後後,我們終於自己從網路上訂購了一台外型看起來超酷的吸塵機,成功!其實關於型號功能比較這些我們可以自己做的,我覺得我是出於尊重所以沒有去反對老爺諮詢他父親的意見,適當的在他父母面前耍笨是我的生存之道。


            我們訂的就是這台啦!



   




創作者介紹

[səˈlɪləkwɪst]

Patty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